有時候 我很想逃開那裡

我想推開某種勢力的環繞

因為我討厭拘束與專制。

 

別問我為什麼?

我也不知道

也許我隨時帶著可轉向的靈魂

我可以來 也有辦法走

沒有人保證月老的紅線會綁得多緊

 

每每總說著我有多重要

卻又緊緊抱著我掐得身子都受了傷

那很難叫人信服這種神聖的愛

 

女人三七四德不是我的美德

按耐哄騙也不是我的專長

過度配合更不是我的風格

 

何不 暫時放下[以後]

或許 [以前]也很好。

 

 

 

 

就 

累 

壞 

 

 

 

ϊβ✿ 蝴蝶✿ϊ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